哪种情绪能令我们更有创造力

199IT数据中心微信账户:i199IT

从古至今,艺术家和科学家们都会谈及灵光一现所带来的狂喜。爱因斯坦曾将他悟到广义相对论的那一刻形容为他此生最幸福的时刻。或许用更诗意的语言来描绘,正如弗吉尼亚·伍尔夫评论道,“创造力令整个宇宙倏然归位——这是件多么奇妙的事啊。”

然而,在灵光乍现的前一秒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哪种情绪激发了我们的创造力?

长久以来,传统心理学观点认为,积极情绪有助于激发创造力,因为它们能令我们开阔心胸;而消极情绪则不利于激发创造力,因为它们会令我们思路狭窄。然而,这一观点实在过于简单——以下原因可以说明这一点。

注意力对于创造性思维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宽泛的注意力通常会导致不同想法的自由漂浮与碰撞,而集中的注意力则更有助于线性地、有步骤地实现目标。但最新研究显示,在理解注意力的作用时,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之间的区别或许并不是最重要的差异。在过去七年中,心理学家艾迪·哈尔蒙-琼斯和他的同事开展的一项研究表明,影响一个人注意力范围大小的并非情绪效价(积极情绪vs消极情绪),而是动机强度——换言之,你有多感到有必要接近或者避开某事。举个例子,高兴是一种积极情绪,然而它的动机强度却很低。与之相对的,渴望是一种具有高动机强度的积极情绪。

研究人员们向受试者展示了一些有关猫咪的搞笑视频片段(可激发低动机强度的情绪),另一些视频片段里则是看起来非常美味的甜点(可引发较高的动机强度)。尽管这两种手段都引起了积极情绪,但单纯搞笑的猫咪视频帮助受试者拓宽了思路(这是通过受试者对目标刺激作出了更全面的匹配来衡量的),而有关甜点的视频则导致了更高的动机强度,帮助受试者集中注意力(受试者对目标刺激作出了更注重细节的匹配)。在播放触发消极情绪的视频片段时也是如此:悲伤(一种具有低动机强度的心态)有助于拓宽注意力,而厌恶(一种具有高动机强度的抵触心态)则有助于集中注意力。

总而言之,拓宽和集中注意力的能力对于创造力而言都至关重要。在人类大脑中,有两块区域通常处于争执不休的状态:一部分网络区域与注意力控制相关,另一部分区域则与想象力和自发力相关。最近,一项由罗杰·贝蒂牵头的神经科学研究(我是这项研究的合作者)表明,在富有创造力的人的大脑中,这两块区域之间的连接更好。事实上,整个创造过程——而非仅仅是醍醐灌顶的那一刻——既包括兴高采烈和灵感涌现,也包括冷静而理性的专注。富有创造力的人并不是只具备其中一种心态;他们的特点在于能够根据任务的需要将这两种看似不兼容的心态有效结合并且很好地适应——无论是开放心胸却又保持专注,小心谨慎却又充满幻想,相信直觉却又不失理性,抑或是尊重传统却又不失反叛。换言之,富有创造力的人的脑子里简直“一团糟”。

还有一些研究也发现,与仅仅声称自己感受到积极或者消极情绪的人相比,那些声称自己常常经历极端或者强烈情绪的人在创造力方面得分更高。饱含热情和激情的生活能令人拥有更深层次的人生阅历,这一点有助于增强创造力。在我个人的研究中,我发现,与智商或智力投入等指标相比,情感投入即人们对于他们情绪的广度和深度的开放程度,能够更好地预测他们在艺术上的创造力。

我们同样很少只是单纯地感到高兴或者悲伤,我们更倾向于体验复杂的情感。卡耐基梅隆大学的科学家克里斯蒂娜·冯对于“情绪矛盾”的影响进行了研究。“情绪矛盾”是指同时体验到积极和消极情绪。冯的研究显示,如果一个人能同时体验到多种通常不会一起出现的情绪(例如兴奋和挫败感),这意味着“这个人处在一个不一般的环境中,那里可能存在其他非比寻常的关系”。这种对于奇特联想的高度敏感性,是激发创造力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过去的研究暗示有些情境会增强情绪矛盾:职位更高的女性相对职位较低的女性更容易经历情绪矛盾,而那些从事组织招聘和社交的人也声称自己感受到了更强烈的情绪矛盾。冯建议,或许管理者们“会从在这一阶段安排创造性思维任务中受益,或者可以将创造性任务分配给新的组织成员(他们可能正在经历社交过程)”。换句话来说,正是在这些具有较高的情绪矛盾的时刻,下属们的情绪才为创造力的迸发做好准备。

冯的研究还表明,情绪矛盾和奇特的环境之间很可能存在紧密的联系,而那些认为他们身处奇特环境的员工表现出更强的创造性思维。诸如迪士尼和艾迪欧这种注重创新的公司非常了解这一点,因为他们的员工能从这种特殊的工作环境中受益良多。艾迪欧公司在加州的帕洛阿尔托市有个工作点,那里的天花板上悬挂着飞机和自行车,以塑料珠窗帘为门,全年都有圣诞树灯闪耀。无论你走到哪儿,都能看见各种玩具、小工具以及以往项目留下的样品。事实上,很多心理学研究都表明,激发创造力的关键因素是不同寻常、不期而遇的事件。意外事件必然会导致情绪的混合,而混合的情绪——正如冯所展示的那样——可以令人对于奇特的联想和想法更加敏感。

综上所述,有关情绪对创造力的影响的最新研究显示,与其只注重唤起员工的积极情绪或试图消散消极情绪,管理者们或许需要考虑其他因素,例如在努力激发员工的创造力时,工作环境是否能导致情绪矛盾(这个环境奇特吗?它是否会触发各种不同的看似矛盾的情绪?)和动机强度(它是会拓宽还是集中某人的注意力?)现在,是时候超越那些过于简单、非黑即白的有关情绪在创新中的作用的观念,转而接纳创造过程本身具有的复杂性了。

作者简介:斯科特·巴里·考夫曼是宾州大学积极心理学中心想象力研究所的科研主任。他也是Ungifted: Intelligence Redefined一书的作者以及即将出版的Wired to Create: Unraveling the Mysteries of the Creative Mind一书的合著者(另一作者为卡洛琳·格雷戈勒)。考夫曼也是《创造力邮报》的联合创始人,同时还主持《心理学》播客。

哈佛商业评论

摘自:https://hbr.org/2015/08/the-emotions-that-make-us-more-creative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哪种情绪能令我们更有创造力